您当前的位置: 牛咯网 >   外汇 >   外汇资讯 >   正文

IMF上调今年全球经济增长预期 仍预测中国是唯一增长的主要经济体

时间:2020-10-14 08:47:01 编辑:牛牛 来源:第一财经 浏览:259次

      在10月《世界经济展望》(WEO)报告中,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自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首次上调了对全球经济增长的预期。

  IMF预计,2020年全球国内生产总值(GDP)萎缩4.4%,比6月的预估上调了0.8个百分点。在此前的6月WEO中,IMF预计2020年全球GDP萎缩5.2%(根据新的统计方式),比4月预测的-3%进一步下调,这是IMF自上世纪大萧条以来对全球经济增长作出的最悲观预测。

  虽然此次调升预期,但在众多经济体中,中国依旧是IMF认为今年唯一能实现经济增长的主要经济体。IMF还预计,在2021年出现反弹后,中期的全球经济增长将放缓至3.5%。此外,与4月和6月的WEO一样,IMF再次强调了目前的经济预测面临根本上的不确定性,因为与疫情相关的因素会不断演变。

  中国是今年唯一能实现增长的主要经济体

  在10月WEO中,IMF预计2020年全球GDP增速为-4.4%,6月时预期为-5.2%;IMF还将2021年的全球经济增速预测下调了0.2个百分点至5.2%。

  IMF称,对2020年经济增速预期的上调反映了两个相互竞争因素的净影响,即第二季度GDP数据好于预期带来向上推动力,而持续的社会隔离措施和各国经济重启的停滞则会导致下降趋势。

  与6月WEO一样,IMF再次提及了大规模政策支持对全球经济的助力。IMF指出,大规模政策支持避免了更糟糕的结果。“发达经济体迄今宣布的各类支出型措施占其GDP的9%以上,另有占其GDP的11%的措施通过注资、资产购买、贷款和信用担保等各种形式的流动性支持措施推行。”IMF称,“新兴及发展中经济体推行的措施规模相对发达经济体而言较小,但支出型措施和流动性支持措施也各自占到其GDP的3.5%和2%。如若没有这些措施防止经济进一步下滑,疫情导致的衰退将更遭。”

  对于发达经济体,由于美国和欧元区第二季度的GDP好于预期,IMF上调了上述两大地区的经济增速。具体来看,IMF预计2020年美国GDP增速为-4.3%,此前预期为-8.0%;预计2020年欧元区GDP增速为-8.3%,此前预期为-10.2%。在其他主要发达经济体中,IMF预测日本、英国、加拿大的经济增长在2020年分别为-5.3%、-9.8%和-7.1%。同时,IMF还大幅下调了对发达经济体2021年的整体增速预期0.9个百分点至3.9%。

  而对于新兴和发展中经济体,IMF进一步调降了对其2020年增速预期0.2个百分点至-3.3%,但却调升了对其2021年经济增速预期0.2个百分点至6%。

  在IMF看来,除中国以外的许多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的经济前景仍然不稳定。“这背后有多种因素,包括疫情的持续蔓延和不堪重负的医疗卫生系统、旅游业等日益重要的部门受到疫情严重影响,以及这些经济体对包括汇款在内的外部金融的更大依赖。”报告如此表示。

  与此同时,中国依旧是IMF预测的唯一能在今年实现经济增长的主要经济体。与6月WEO相比,IMF进一步调升了对中国2020年经济增速预期0.9个百分点至1.9%,并维持对中国在2021年将实现全球最快的8.2%的增速的判断。

  IMF称,中国的经济前景比大多数其他新兴及发展中经济体都要强得多。中国大部分地区在4月重启后的经济活动正常化速度超出了预期,第二季度的GDP在强劲的政策支出和富有韧性的出口支持下,也令人惊喜。

  全球主权债务存量将显着增加

  10月WEO还评估了全球经济中期的增长前景。IMF称,在2021年经济反弹之后,对全球经济的基线预测为,中期增长将放缓至约3.5%。这意味着,发达经济体以及新兴和发展中经济体都仅会在疫情前预测的2020~2025年经济活动发展路径上适度发展,这表明全球的平均生活改善步伐将严重受挫。

  IMF预计,前十大发达经济体中期的潜在GDP将比1月WEO(疫情前)的预测水平平均低3.5个百分点;前十大新兴市场经济体的预测降幅更大,平均降幅为5.5个百分点。

  IMF还预计,发达经济体整体的中期增速将放缓至1.7%。除了疫情对潜在增长的影响外,老龄化和人口增长放缓等人口结构变化也会影响发达经济体的中期潜在增速。而对于新兴和发展中经济体,IMF预计到2025年,整体增速也将降至4.7%,远低于2000~2019年的5.6%。这主要源于中国经济增速的结构性放缓、商品价格进入下降通道、由发达经济体增速预期放缓而导致的外部需求前景恶化以及依赖旅游业的经济体将面临跨境旅游的持续低迷。

  在整体看淡全球中期增长前景的同时,IMF还预计全球主权债务存量将在中期内显著增加,而原本全球的主权债务水平就已很高。IMF对全球潜在产出的下调也意味着中期的税基会小于此前预期,这进一步加剧了债务偿还的困难。

  具体而言,IMF称,到2021年底,发达经济体的主权债务占GDP的比例预计将上升20个百分点至125%。同期,这一比例在新兴和发展中国家也预计将增长逾10个百分点至65%。

  “尽管低利率有望抑制债务偿还压力,但这对于大多数国债收益率已沦为负值的发达经济体而言,仅仅够得上是一个缓解因素。”IMF称,“各国税收所得中一大部分比例(在未来)将需要用于偿还债务,意味着各国可以用于包括社会支出在内的关键领域的资金将缩水。而社会支出资金在危机过后其实(反而)还需要增加,以解决日益严重的贫穷、不平等问题,以及用于纠正人力资本积累方面的挫败。”

  经济不确定性仍在

  与4月和6月的WEO一样,IMF再次强调了目前的经济预测面临根本上的不确定性,因为与疫情相关的因素会不断演变。

  “自2020年6月的WEO更新以来,2020年第二季度经济的总体收缩程度变得更加清晰,为近期预测提供了更为明确的基础。但是经济冲击的持续性仍然不确定,并涉及到一些难以预测的因素,包括疫情发展的路径、经济的调整成本、经济应对政策的有效性以及金融情绪的演变。”报告指出。

  具体而言,IMF称,对经济增长的基准预测面临数个上修因素和数个下调因素。上修因素包括:若经济正常化的步伐比目前预计得更快,那么经济衰退程度可能比基准预测要轻;财政扩张措施如果继续延续,将会抬升2021年的基准预期;生产、分销和支付系统的演变可以促进生产率的更快增长;疗法的进步可以使卫生保健系统更好地管理感染类疾病,在防止疫情反复的情况下使经济活动更快地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生产出安全、有效的疫苗,该因素将胜过其他任何一项上修因素。

  在IMF看来会导致其未来下调基准预测的因素也很显著,包括:疫情可能在全球各国卷土重来;由于政策设计和实施方面的挑战,各国过早撤消支持性政策或推出的政策(对修复经济)的针对性很差;金融情况可能再度紧缩,(给经济和金融系统)带来脆弱性;流动资金短缺及企业破产;社会动荡加剧;地缘政治紧张局势;贸易政策不确定性和技术摩擦;与气候相关的自然灾害。

 

免责声明:本网部分内容为网络转载,非牛咯网的作品,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只为传播网络信息为目的,若有任何不当请联系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

为您推荐

  • 期货
  • 外汇
  • 股票
  • 基金
  • 期权
  • 保险
  • 黄金
  • 信托
  • 银行
  • 区块链
  • 债券
  • 理财
  • 娱乐
  • 体育
  • 汽车
  • 热点新闻

友情链接

股票配资 股票大盘 股票入门基础知识 558财经网 股票学习网 股票网 牛股庄 股票配资

暂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