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牛咯网 >   期货 >   期货技巧 >   正文

九恒条码IPO被否 频涉关联交易

时间:2021-02-03 22:34:55 编辑:牛牛 来源:新浪财经-自媒体综合 浏览:42次

  炒股就看金麒麟分析师研报,权威,专业,及时,全面,助您挖掘潜力主题机会!

  九恒条码IPO被否,频涉关联交易

  来源:时间财经 

  原创 武竹一 

  应收账款逐年增加。

  近日,证监会官网发布公告显示,广州九恒条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九恒条码”)IPO未能获得通过。

  从发审委提及的主要问题来看,除应收账款及逾期金额较大、主营业务毛利率波动较大等事项外,九恒条码及实控人与供应商、客户等是否存在异常资金往来或其他利益安排,在已触发业绩对赌补偿、股份回售条款的情形下与投资方解除对赌协议等问题,也遭到了发审委的追问。

  在供应商问题上,据证监会公告,东莞添城纸业有限公司(下称“添城纸业”)成立后短期内成为九恒条码2017年度第四大供应商,但又于2018年底蹊跷注销。

  添城纸业及东莞市拥城电子有限公司(下称“拥城电子”)控股股东李拥持股或任职的多家公司,与九恒条码实控人及其配偶存在股权或合作关系,“九恒条码公司、实际控制人及其配偶与供应商、客户等存在大额资金往来等问题。”发审委指出。

  成立于2002年的九恒条码,为快递面单与快递包装材料行业的龙头企业,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为沈云立。

  天眼查显示,成立于2016年10月的添城纸业已于2018年12月被注销,公司法人代表及大股东为李拥。时间财经留意到,在李拥担任股东并任职的9家企业中,在续的江华九恒新能源有限公司(下称“九恒新能源公司”)、江华瑶族自治县九恒风力发电有限公司(下称“九恒风力发电公司”)大股东均为沈云立,二股东及监事同为李拥,广州兰兴新能源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兰兴新能源公司”)大股东和法人为沈云立配偶曾祥兰,二股东及经理为李拥。

  九恒新能源公司一位工作人员对时间财经表示,“李拥是我们公司股东,但我从来没见过他。可能是企业最初注册的时候就登记上了,但他不在公司上班。”时间财经尝试联系兰兴新能源公司,一位自称曾供职该公司的人员表示,“相关问题请直接联系九恒条码,我不方便透露。”随后,时间财经致电九恒条码,截至发稿,未获答复。

  “多年朋友”

  “公司实际控制人与李拥系多年朋友关系”,在2020年4月21日更新报送的招股书中,九恒条码如是描述李拥与沈云立之间的关系。但对于沈云立与李拥共同担任股东的上述三家企业,九恒条码在招股书中并未详细描述,只表示,“拥城电子与九恒条码、九恒条码实际控制人、持股5%以上的股东、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及其他核心人员之间不存在关联关系或其他利益安排。”

  从招股书来看,李拥的拥城电子与九恒条码产生合作关系或始于2011年。九恒条码表示,2010 年以来市场新进入者增加,行业竞争进一步加剧,导致公司于2011年开始出现阶段性的资金周转困难。

  为此,九恒条码积极拓展筹资渠道,除采取自身增资扩股等方式外,鉴于公司实际控制人与李拥系多年朋友关系,协商由李拥控制的拥城电子采购原材料后,再向公司供货,以缓解资金紧张问题,由此形成了对拥城电子的应付款项。

  2011 年到 2012 年,九恒条码陆续向拥城电子采购无碳纸、双胶纸等纸类原材料,合计金额 2419.78 万元,之后公司未向拥城电子进行采购。

  双方的上述合作,九恒条码未取得发票。对此,九恒条码在招股书中也做出解释为,“由于拥城电子经营范围为产销变压器,计算机电源配件等,没有纸类销售的经营范围,导致拥城电子无法向九恒条码开具税务发票。”依据相关税收法规的规定,企业购买材料或服务均应取得供应商开具的税务发票。

  不过,九恒条码表示该笔采购及应付账款是真实的,存在实际业务支持。据九恒条码2019年6月20日报送的第一份招股书申报稿,截至2016 年12月31 日,九恒条码向拥城电子采购纸类原材料的上述2419.78万元货款仍未支付,并形成近17%的应付款项。

  招股书显示,拥城电子主要产销变压器、电感线圈等产品,并无纸类原材料的产出,双方上述合作的定价政策,参照了同期同类供应商采购物料价格。在此背景下,2017年,李拥控股的添城纸业成为九恒条码前五大供应商。

  天眼查显示,添城纸业成立于2016年10月20日,主营纸制品、造纸原材料销售等,注册资本300万元,2016年及2017年,添城纸业销售额分别为249万元、3739万元,净利润分别为1.4万元、27万元,负债总额则分别为155万元、1207万元。

  2017年,成立一年的添城纸业跻身九恒条码第四大供应商,当年,九恒条码向其采购额达3439.21万元。如以此测算,九恒条码贡献了添城纸业2017年销售额的九成以上。2018年,成立两年的添城纸业被注销。

  在此期间,2015年1月,沈云立与李拥同为股东的九恒新能源公司成立,主营安装空气源、水地源热泵热水等。2016年5月,二人合资的九恒风力发电公司成立,主营风电开发与销售。2018年10月,李拥与沈云立配偶曾祥兰共同出资设立兰兴新能源公司,2019年李拥再增资。2019年,九恒新能源公司、九恒风力发电公司均亏损,合计亏损超1600万元。

  关联交易频繁

  前5大供应商频繁变动下,九恒条码与公司实控人沈云立朋友李拥、亲戚间存在错综复杂的关联交易。首先是李拥持股的九恒新能源公司。招股书显示,2017年-2019年,九恒条码向关联单位九恒新能源公司采购商品社保维修、配件及维修费、辅料,涉及金额共25.8万元;九恒条码向九恒新能源公司销售其印制的对外宣传用资料,交易金额为1.75 万元、0.27 万元和0万元。由此,九恒条码也对九恒新能源公司形成应付款项。

  2016年,九恒条码向广州佳印标签纸品有限公司(下称“广州佳印”)销售27.36万元的离型纸及印刷品,当年并无应收账款;2017年,公司对广州佳印存在115.38万元的应收账款。但据九恒条码招股书关联交易披露,九恒条码在2017年并未对关联方广州佳印有任何的关联销售,2017年却对广州佳印产生了115.38万元的应收账款。招股书显示,广州佳印为沈云立侄子沈程主持股10%并担任法定代表人的公司。

  此外,2016年,广州佳印为九恒条码第五大供应商,当年九恒条码向广州佳印采购了1780.98万元的热熔胶,如以天眼查披露的2016年广州佳印全年销售总额2235.92万元测算,九恒条码贡献了广州佳印2016年八成左右的业务。截至2016年末,广州佳印位列九恒条码应付账款企业第三位,应付款项金额715.97万元。

  沈云立堂兄沈云清控制的江华恒荣物流有限公司(下称“恒荣物流公司”)也与九恒条码构成关联交易。招股书显示,2017年,成立仅一年的恒荣物流公司承揽九恒条码1771.04万元运输业务,构成关联交易。2019年1月,恒荣物流公司注销。

  在此背景下,九恒条码应收账款逐年攀高,并进一步挤压九恒条码盈利空间。2017-2019年,公司应收账款账值分别为2.70亿元、3.42亿元和4.66亿元,占流动资产比例分别为 37.85%、36.59%和50.39%。其中,2017年到2019年,九恒条码的坏账准备分别为2366.74万元、2630.58万元、3633.19万元,2019年坏账损失1094.53万元,而2019年公司净利润仅6802.3万元。

  据招股书,公司应收账款周转率也低于同行业可比公司均值。2017年-2019年,九恒条码应收账款周转率(次)分别为3.52、4.27、3.43,同行业可比公司应收账款周转率(次)平均值分别为4.68、5.01、5.04。

  从招股书来看,九恒条码近年来业绩表现并不亮眼。2015年以来,电子面单逐步取代传统多联式快递运单,成为快递物流面单的主要形式。在此背景下,九恒条码调整产品结构,于 2014 年左右开始着手电子面单产品的研发工作,并同步大幅降低快递面单的产销率。

  2017年-2019年,九恒条码营收分别为9.90亿元、14.16亿元、14.93亿元,同期,电子面单收入占总营收比例分别为40.06%、56.09%和56.47%。但九恒条码的电子面单产品单价随即出现下滑,2019年,其电子面单单价下滑15.01%,远低于同样拟上市的同行业可比公司天元集团的9.55%。2019年,九恒条码净利润增速为-33.66%。

  据招股书,2016年至2019年,九恒条码主营业务毛利率为26.64%、24.39%、21.12%和19.52%,毛利率持续四年下降。对此,九恒条码解释为产品结构调整,纸类原材料的采购价格出现不同程度的上涨等原因。值得一提的是,期间,九恒条码不干胶标签产品毛利率大幅上升,但不干胶材料系列产品毛利率却出现了下降。

免责声明:本网部分内容为网络转载,非牛咯网的作品,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只为传播网络信息为目的,若有任何不当请联系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

为您推荐

  • 期货
  • 外汇
  • 股票
  • 基金
  • 期权
  • 保险
  • 黄金
  • 信托
  • 银行
  • 区块链
  • 债券
  • 理财
  • 娱乐
  • 体育
  • 汽车
  • 热点新闻

友情链接

股票配资 股票大盘 股票入门基础知识 558财经网 股票学习网 股票网 牛股庄 股票配资

暂无